認清嚴峻形勢,壓實(shí)“四方”責任

發(fā)布者:丁伯送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2-03-14瀏覽次數:2332


認清嚴峻形勢,壓實(shí)“四方”責任


南京發(fā)布 2022-03-13 19:39


四方責任是指:在疫情期間,全面落實(shí)屬地、部門(mén)、單位、個(gè)人的四方責任,建立全社會(huì )共同防控體系。



疫情防控人人有責,在這里提醒大家以下疫情防控23種違法違規行為及法律后果一定要了解。


23種違法違規行為及法律后果


1.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出入小區、超市、菜市場(chǎng)、酒店等公共場(chǎng)所,拒不配合管理人員的勸導配戴口罩的,涉嫌違反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)第二十三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較重的,處以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刑法》)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

2.出入小區、超市、菜市場(chǎng)、酒店等有關(guān)場(chǎng)所,拒不配合健康信息核查,拒絕配合身份登記規定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

3.經(jīng)過(guò)疫情防控卡點(diǎn)的車(chē)輛和人員,以沖卡或者其他方法,拒不配合、接受卡點(diǎn)工作人員檢查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

4.納入核酸檢測范圍的人群,不參加統一組織的核酸檢測的,涉嫌違反《突發(fā)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》第五十一條,有關(guān)單位和個(gè)人不配合調查、采樣、技術(shù)分析和檢驗,可能觸犯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,將由公安機關(guān)依法予以處罰;涉嫌構成犯罪的,將依照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以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追究刑事責任。

5.封控、封閉小區的居民拒不配合封控管理,違反《健康管理工作指引》的規定,擅自外出、聚集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;確診病人、病原攜帶者,隱瞞病情、瞞報行程信息,進(jìn)入公共場(chǎng)所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一百一十四條、第一百一十五條,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。

6.健康碼為黃碼、紅碼的人員,不按照規定居家健康監測或者集中隔離觀(guān)察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

7.疫情防控期間,居民違反規定外出參加打牌、餐飲、娛樂(lè )等聚集活動(dòng),經(jīng)勸阻無(wú)效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;確診病人、病原攜帶者,隱瞞病情、瞞報行程信息,進(jìn)入公共場(chǎng)所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一百一十四條、第一百一十五條,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。

8.疫情防控期間,在家庭住所開(kāi)設輔導班、棋牌檔、麻將室,違規售賣(mài)感冒發(fā)熱藥品等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

9.集中隔離結束后,不按照規定接受健康監測和管理,經(jīng)勸阻無(wú)效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

10.隱瞞病情、瞞報行程信息(尤其是重點(diǎn)地區旅居史)、隱瞞與確診病例或者疑似病例有密切接觸史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;確診病人、病原攜帶者,隱瞞病情、瞞報行程信息,進(jìn)入公共場(chǎng)所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一百一十四條、第一百一十五條,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。

11.在預防、控制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期間,從事傳染病防治的政府衛生行政部門(mén)的工作人員嚴重不負責任、導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傳播或者流行的,情節嚴重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四百零九條,構成傳染病防治失職罪。

12.居民和企業(yè)不配合開(kāi)展疫情防控相關(guān)的消毒工作,經(jīng)勸阻無(wú)效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以暴力、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(guān)工作人員(包括在國家機關(guān)中從事疫情防控公務(wù)的人員)依法開(kāi)展疫情調查工作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二百七十七條,構成妨害公務(wù)罪。

13.拒絕配合疾控和公安部門(mén)開(kāi)展的疫情流行病學(xué)調查工作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??赡苌嫦舆`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以暴力、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(guān)工作人員(包括在國家機關(guān)中從事疫情防控公務(wù)的人員)依法開(kāi)展疫情調查工作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二百七十七條,構成妨害公務(wù)罪。

14.疫情期間,惡意囤積、哄抬物價(jià)、牟取暴利的,由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部門(mén)依法依規予以處理。對于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,嚴重擾亂市場(chǎng)秩序的,涉嫌違反國家在預防、控制突發(fā)傳染病疫情等災害期間有關(guān)市場(chǎng)經(jīng)營(yíng)、價(jià)格管理等規定,哄抬物價(jià)、牟取暴利,嚴重擾亂市場(chǎng)秩序,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二百二十五條,構成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罪。

15.違反疫情防控規定,亂扔口罩、防護服等醫療防護用品等,根據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八條,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等疫情防控規定,隨意處置含新型冠狀病毒病原體的醫療防護用品、器材、醫療生活廢物以及其他有毒有害物質(zhì),嚴重污染環(huán)境的,可能涉嫌污染環(huán)境罪。故意投放新冠肺炎病原體,嚴重危害公共安全,致人重傷、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(chǎn)遭受重大損失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一百一十四條、第一百一十五條,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。

16.對拒絕或者擅自脫離隔離治療的病人、疑似病人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》第三十九條第一款規定,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(mǎn)擅自脫離隔離治療的,可以由公安機關(guān)協(xié)助醫療機構采取強制隔離治療措施。

17.在疫情期間,故意傳播新冠肺炎病原體,危害公共安全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一百一十四條、第一百一十五條,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,沒(méi)有造成嚴重后果的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造成嚴重后果的,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無(wú)期徒刑或死刑。

18.具有發(fā)熱、干咳、乏力、嗅覺(jué)味覺(jué)減退、鼻塞、流涕、咽痛、結膜炎、肌痛和腹瀉等癥狀的人員,未按照疫情防控要求,到發(fā)熱門(mén)診就醫,經(jīng)勸阻無(wú)效的,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五十條,處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罰款;情節嚴重的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。引起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或者有傳播嚴重危險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三百三十條,構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。

19.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者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的,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原體,危害公共安全,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:(1)已經(jīng)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病人、病原攜帶者,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(mǎn)擅自脫離隔離治療,并進(jìn)入公共場(chǎng)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的;(2)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拒絕隔離治療或者隔離期未滿(mǎn)擅自脫離隔離治療,并進(jìn)入公共場(chǎng)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,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的,可能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,將依照《刑法》第一百一十四條、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定罪處罰。

20.生產(chǎn)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、行業(yè)標準的醫用口罩、護目鏡、防護服等醫用器材的,由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部門(mén)予以行政處罰。情節嚴重的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一百四十五條的規定,將以生產(chǎn)、銷(xiāo)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定罪,依法從重處罰。

21.違反國家相關(guān)規定,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或者其他涉及民生的物品價(jià)格,牟取暴利,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,嚴重擾亂市場(chǎng)秩序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二百二十五條的規定,具有其他嚴重擾亂市場(chǎng)秩序的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行為的,構成非法經(jīng)營(yíng)罪。

22.疫情防控期間,編造虛假疫情信息,在網(wǎng)絡(luò )等公眾場(chǎng)合散布的,或者明知是虛假信息還幫助散布和傳播的,涉嫌違反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(fā)事件應對法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突發(fā)事件應對法》)第六十五條,將處以責令改正,給予警告;造成嚴重后果的,將依法暫停業(yè)務(wù)活動(dòng)或者吊銷(xiāo)執業(yè)許可證。涉嫌違反《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二十五條,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;情節較輕的,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。嚴重擾亂社會(huì )秩序的,可能涉嫌違反《刑法》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,構成編造、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。

23.疫情防控期間,餐飲店或藥房未執行“一米線(xiàn)“”戴口罩“”測體溫“等疫情防控措施,涉嫌違反《突發(fā)事件應對法》第四十九條第四項:“自然災害、事故災難或者公共衛生事件發(fā)生后,履行統一領(lǐng)導職責的人民政府可以采取下列一項或者多項應急處置措施:(四)禁止或者限制使用有關(guān)設備、設施,關(guān)閉或者限制使用有關(guān)場(chǎng)所,中止人員密集的活動(dòng)或者可能導致危害擴大的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以及采取其他保護措施“。由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部門(mén)責令其改正,恢復到政府設定的管理秩序、實(shí)現政府設定的措施。



關(guān)閉